当前位置:lilong.cn美容深圳成瘾性止咳露泛滥 不法商家公开叫卖护肤DIY
深圳成瘾性止咳露泛滥 不法商家公开叫卖护肤DIY
2022-12-12

10月13日,深圳商报以《喝了4年止咳露花费将近10万元》为题,报道了本市某些药店违规出售处方止咳露的消息,同时本报对青少年服用成瘾性止咳露的危害进行了披露。昨日上午,记者联系武警广东总队医院心理科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何日辉(央视采访何主任的专题节目本月11、12日刚刚播出),他介绍的情况令人吃惊。

他说,深圳是成瘾性止咳露的重灾区。该中心收治的患者主要来自深圳、东莞,以及潮汕地区。“一年多时间内,收治了600多名患者,其中,深圳青少年患者近200名,占就诊量的四分之一。”

17岁中学生日“喝药”24瓶

据何主任介绍,在深圳的中学生中,止咳露类的成瘾性药物被称之为“贵族饮料”,一般是将联邦止咳露混在可乐中一起喝,现在又升级为同红牛饮料兑在一起饮用。不仅中学生,甚至有少量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也加入“喝药”行列。

深圳患者小l令何主任记忆深刻。小l是深圳某中学的一名高中生,平常他每天要喝掉七八瓶联邦止咳露,最多时一天要喝24瓶,其中还混入了美沙芬止咳片剂才能过瘾。小l年仅17岁,去年曾伙同他人从家里偷了2万元,两人在一家宾馆开房住了一个星期,两人每天都喝止咳露,直到2万元全部花光才回家。小l有5年的“喝药”史。在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时,在父母的陪同下到广州寻求治疗。经过一个月的住院治疗,现在,这名深圳学生已经戒除了药瘾。

上瘾者增多推动止咳露热销

深圳市康宁医院门诊部主任曹长安介绍,成瘾性止咳露类药品在临床上被称作“软性毒品”,早在10年前他就通过媒体呼吁加强对止咳露等药物成瘾的关注。“但情况越来越严峻。”

曹长安说,仅最近一个月,该院门诊就收治了多名止咳露成瘾的中学生。其中一人经过两周的治疗后,被家长送到美国去了。因为国外对列入处方药的止咳露品种管理严格,很难买到。而在深圳,很多网吧、k厅周围的“士多”店,止咳露像商品一样,成箱成箱的卖。购买者多数是初中生和高中生,并以男生为主。

根据市康宁医院早前对深圳某学校的调查发现,有的班级一个班中就有四五人在喝止咳露。而现在,随着环境的影响和中学生的好奇心理,尝试喝止咳露者不断增多。

曹长安说,喝止咳露药物戒断瘾后会复发,应当引起全社会的关注。

据何日辉主任介绍,止咳露类的药物不算毒品,是一种很有效的止咳药,但是长期过量饮用则危害巨大。一瓶120毫升的联邦止咳露药水,正常用于止咳,是一个成年人4天的用量,但是对于上瘾的这群孩子来说,他们有的一天会喝上3瓶,多的甚至20瓶。很多青少年成瘾后,人格、性格发生变化,变得脾气暴躁、孤僻、自卑,无法在校学习,最终流入社会,并可能逐步走上吸毒和犯罪的道路。他说,长期服用止咳露类药物,虽不像吸毒那样严重危害社会,但是其对人体的摧残,对家庭和社会的危害同样不可小视。长期喝药会导致低血钾症,有些表现为癫痫症状。一项调查表明,87%的成瘾者首次滥喝发生在中学阶段,因此,对青少年的危害难以估量。

预防止咳露成瘾应多管齐下

据介绍,在广州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收治的病人中,绝大多数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,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最初接触止咳露都是在未成年的时候,而且基本是出于好奇,想寻求刺激。

一般来说,青少年多以饮用止咳露加上曲麻多片剂为主,其实这两种都是处方药。止咳露类药物其中含有精神类药物,正常可忽略不计,但是大剂量饮用均可上瘾,长期饮用非常有害。这些药物中磷酸可待因类似吗啡,麻黄碱可以提炼制作冰毒。

何主任说,青少年滥喝止咳露,暴露出多方面的问题:其一,止咳露是处方药,为何能轻易买到?谁去监管那些不法药店?其二,就厂家而言,那些药物的包装物上,应该印有类似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警示语。能否加上“长期饮用,会成瘾,有害健康”等字样?其三,立法层面也应该有所作为,商家不能出售烟酒给未成年人,能否也禁止未成年人购买这类成瘾性药物?(记者 赵川 秦兴梅)

成瘾性止咳类口服液在个别社区泛滥成灾 水围村有便利店竟然公开售卖止咳露

不少市民致电本报称,福田区水围社区“止咳露”泛滥成灾,到处都有售卖。昨日记者来到水围村,对这一带售卖“止咳露”的情况进行了暗访。

据报料人介绍, 标明是处方药的成瘾性止咳类口服液,可以在水围村随便买到,甚至不少便利店也有售卖,不仅有联邦,还有其他牌子的“止咳露”,种类繁多。

昨日记者来到“玖贰玖便利店”,服务员很热情,立刻询问记者需要什么。

“你这边有没有‘止咳露’?”记者询问。服务员用疑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记者,然后指了一下货柜下方说:“所有止咳露都在那儿了,你自己挑吧!”止咳露的种类不是很多,只有两三种,其中有一种名为“珮夫人克露”的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,该止咳露分两种,一种是大瓶装180毫升,一种是小瓶装60毫升。记者付了钱买了一瓶。打开包装,记者看到该止咳露是由香港一家制药厂生产的,说明书中写道:“只有在医生嘱咐下才能长期使用。”

记者穿街过巷走进了一家名为“百佳汇”的便利店,这里同样出售“珮夫人克露”,而且摆放在相当醒目的位置。“你这里有止咳露吗?”还没等记者问完,服务员立刻从抽屉里掏出一盒止咳露,上面写着“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”,是南京一家制药厂生产的。“这种药多少钱?”“30元”“怎么涨价了,原来不是卖20多元吗”“现在查的严,这种类型的药都涨价了!”记者要了一瓶,服务员打完单后,立刻将包装盒撕去,直接把药递给了记者。服务员说,来买这种药的,他们都会帮客户撕去包装,这样喝的时候不会引起别人注意。临走时,店员悄悄告诉记者,不兑可乐喝效果更好。

随后,记者又来到福海便利店,该店也在销售复方可待因溶液。在福海对面的好邻居便利店,见记者要买止咳露,服务员四下瞧瞧,然后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瓶,接着迅速地将箱子踢到柜台下。“33元,快付钱”店员催促道,记者付完钱后,拿着止咳露离开。

在靠近福民路附近的康后德诊所内,记者也看到有复方可待因溶液出售,和“珮夫人克露”是同一厂家生产,见记者要买,护士问也不问就将止咳露递了过来。

记者走访了多家便利店和诊所,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作为处方药,处处能在水围社区买到。从小便利店到诊所,售卖人从来不问买家是否有处方,也不管年龄,只要付了钱就卖给你,甚至还告诉记者如何服用才最过瘾。

13日晚6时,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稽查大队会同罗湖稽查科全体执法人员,到欧健药业松园店进行现场执法。此前,本报记者曾暗访该店非法出售处方类止咳口服液。当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时,发现该店存在多处违规、违法行为。

当晚,执法人员现场发现了一批不能提供合法来源的共计6个品牌的易成瘾性止咳露类口服液,执法人员随即将这批共计40多瓶口服液依法进行了暂扣。同时,执法人员在该药店的柜台上还发现了非法的假冒壮阳药(假伟哥),执法人员现场依法将这批假药进行了查扣。随后,执法人员在该药店附设的一间小房子内,发现一批已拆封的注射器、输液器,以及注射液等物。据此,执法人员怀疑该药店除了涉嫌非法出售药物外,还涉嫌非法为患者提供注射等服务。现场执法人员告诉记者,一旦查实该药店非法行为,可处以暂扣药品价值2至5倍的罚款;同时,还将进行gsp(质量管理规范)跟踪检查;至于本报暗访中发现的该店非法出售处方止咳露口服液行为,执法人员表示将进一步查处。如情况严重,将进行吊证(取消经营资格)处理。